1. 首页
  2. 金融财经

万花筒股票(惠肯百货公司发行了嘉兴本土第一支股票)

文/难看吴头

股市就是个万花筒,承载着多少人的梦想与期望,富贵荣华与穷困潦倒转换于一次次牛熊市瞬间,股市是喜怒哀乐集结之地,人生百态在此发挥的淋漓尽致。

以前只是在港台剧或描写万恶的资本主义的小说中对股票有所耳闻,常常是成捆的金钱,换来一蒌萎废纸,看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场景。

戴梦得 | 1993年,惠肯百货公司发行了嘉兴本土第一支股票

我虽然属于金融机构从业人员,但对股票也是一无所知,还是在88年的春季,那年我借省城开会之际,与杭钢工程师同学祁少云,相约去浙大探望研究生在读的施介一同学。

其间聊到了国库券,因为那时单位要强行扣款,工资摊派国债,无意中说到了国外的资本市场和股票,经施同学的一番吹嘘,才对股票有点朦胧的感觉,那天我们三个年轻人聊的投机又开心,天南地北,一番忧国忧民气概。

临了,施同学告诫我,目前中国的股市建立还不够成熟。

其实我真正知道股票是在90年之后,我刚结婚那阵子,发小章巍宏悄悄地告诉我,他的父亲与银行工作的沈嘉曾同学在研究股票、债券并已经在操作交易,我这才知道,上海已有证券交易机构,以前属于“投机倒把”,偷偷摸摸操作的债券卖买已合法公开化了。

于是乎,下了班的我基本上每天会集中在绢纺三村章同学的家,三五成群地聆听章的父亲章德泉老先生谈的债券经历以及股票的行情,慢慢地先我几个月接触的沈嘉曾也加入到分析之中。

由于他俩入市相对比较早,已经有了股票与账户登记卡,其他几个见了这个卡都爱不释手,因为那时有股票才能拥有登记卡,和我一样,大家对一张小卡片,充满了好奇与憧憬,尽管它还是想象中的“万恶之物”。

由于那时刚刚结好婚,囊中羞涩,口袋里基本上没多少钱,于是我就想法动员家庭成员,向他们借钱,可是平时对我比较放心的亲戚们,这次竟然回避我,用各种借口回绝了我。

事后我才知道,胆小的父母,还是受报纸、电视的负面影响,怕我家破人亡,人财两空,就悄悄地关照了我有可能去找的亲朋。

无奈之下,还是老岳母出于对我的同情,出面向她的兄长开口借了5000元养老钱,那次,我开着摩托车,赶到了新篁农村拿了钱,连同所有的家底凑齐了一万元,立马投入了股市。

戴梦得 | 1993年,惠肯百货公司发行了嘉兴本土第一支股票

就像初恋是终生难忘的一样,我的第一只股票就是“延中实业”、当时还是挂在章德泉师傅的名下,直到后来我有了自己的股票帐户,那个兴奋劲,至今难忘。

由于我是单位外勤,上班相对自由,于是我和巍宏常常早上座6点左右的火车,早早赶赴上海,为的就是到证券公司排队,争取早点递交委托卖买,因为那时交易量并不大,数量很少。

为了方便,可以进大户室,有次我们几个起早,提着大家凑来的10万现金(那时最高票额是10元),一路小心翼翼,胆颤心惊去交款,那个既兴奋又紧张的心情,简直难以言表。

好在那时的股市处于起步阶段,委托有时价和限价,时间可以几天有效,因此对于我们上海以外股民来说,还是相对方便的,平时偷偷摸摸一周去1、2趟,委托、交割、存取钱。

而了解行情,只能中午、晚上广播中收听当天上、下午行情,报纸的中缝只能看到隔夜纪录,即便如此,我还是悄悄地把单位的报纸收藏,纪录、分析行情走势,那时我还留意到单位高经理也常关注股票行情,我也乘势听听他这个领导、老财务对股票的看法,直到嘉兴中行开了个证券公司,我知道,他的儿子金伟东也在研究股票。

1992 年,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已1年多,股票供不应求,大小飞乐、延中实业、凤凰化工等“老八股”唱独角戏,形成股票市场僧多粥少的局面。而当时政府想发行10多个股票来进行市场扩容。

主管部门人民银行想出了通过认购证来摇号中签的认购办法,由于认购证无限发行,中签率又不高,造成购买不是十分踊跃,银行的员工每人像有奖贴花一样,分配推销任务呢。

后来政府管理层看到百姓对股票的热情,顺势而为,发行了很多的股票,认购证中签率一下子窜升到50%。于是黑市爆炒认购证应运而生,最高价居然到了万元一张。

我和同事王勇浩至今还后悔的是,当初我俩一起去上海购买认购证,开始准备每人倾其所有,各自买100张回家,但到了上海了解到股票发行量少、中签率低,3000元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于是我俩君子协定,买了4张权当纪念,无论谁中签,平分秋色。

后来中了上海的2个自来水“凌桥”和“原水”股份,那是题外话了。

戴梦得 | 1993年,惠肯百货公司发行了嘉兴本土第一支股票

也就是那个时候,伟人南巡谈话后,在一次接见外宾时,象征性将新中国第一张飞乐股票作为礼物赠予,表明了最高层的姿态。加上社会上广泛流传深训一位觉悟高的老干部,响应政府动员号召,用全部积蓄30万元购买“宝安”股票,支持深圳开发,而一下子变成大富翁,担心违法,主动向有关部门询问是否合法。

以及上海杨百万倒卖债券、股票,从一个无业游民成了百万富翁,传遍各地,成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南北呼应,再加上在认购证的发酵下,一时间各地新闻报刊、杂志以股票为题材,辅天盖地,争先恐后地报道。

股市、股票变成了神奇,证券报,介绍证券知识的书报杂志成了报摊的紧俏货。人人加入股市大军,一派全民炒股景象,股票就是钱,股市成了百姓向往的圣地。

我终身难忘,至今记忆犹新,那是92年的夏天,由于证券公司场地小,上交所假借静安体育馆,进行新股中签审购、开户,再加上黑市交易,一些没有认购证的人想碰运气,造成了拥挤,书生气十足的证交所总经理尉文渊汗流夹背,亲自指挥、发号、维持秩序的场面。

我还遇到了嘉兴农行的几位来碰运气年轻人。因为那时股票已热,作为银行工作人员,当然具有超前的意识。

在这个全民炒股的高潮中,嘉兴本土的证券机构也应运而生,开始还没有上交所席位,只是电话代理点而已,在我的脑海中建行和中行几乎同一时间开张,建行在二副边,而中行则在吉杨路,负责的都是20出头的年轻人,建行是个瘦高个,戴眼镜的,姓什么已不记得了,而中行的则是金伟东。

两个公司都是人头挤挤,当时的工作人员都趾高气扬,似乎高人一等,因为需求的人多了去了。

1993年,惠肯百货公司发行了嘉兴本土第一张股票,由单位出面申购,由于是浙江证券发行,上市不能确定,大家抱着希望买了1、2千股应对,我也买了2000股原始股,后来终于在上交所上市,上市的公司名称为“戴梦得”公司,我也赚了点小钱,而有位同事仁兄,一口气买了50000股,惹得大家羡慕不己。

戴梦得 | 1993年,惠肯百货公司发行了嘉兴本土第一支股票

由于过度的宣导,股票被神奇化,全民炒股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男女老少齐上阵,疯狂至极,朋友见面,问的就是股票买了没有,而路上或者办公室,时不时看BB机的,不是业务繁忙,十有八九是在看行情。当时好多单位都出台限制购买股票的措施。

我的一位老年朋友,下岗内退后,专职做了职业炒家,把一生的积蓄全部交给股市。有次我含蓄地告诫,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他竟然驳斥我,赚取的利润,每天的家庭开支绰绰有余。

经过几次的过山车式震荡,后来遇到我,沮丧着脸,诉说血本无归,差点离了婚。另一位朋友,直接选择了告别妻儿,走上了不归路。当时某银行的一位年轻小伙,挪用工会资金,还受到了法律的惩处,断送了美好的前程。

后期由于工作的调动,下派到县市,工作的繁忙,加上股巿的波折,饱尝了股市的心酸,心脏受不了瞬间变化的喜怒哀乐,我把所有的股票处理完毕,还清了债务,用赚到的余钱给老婆买了一副金手镯,告别了股市,从此专心于心爱的事业。

尽管我熟悉诸如许文激、沈建伟、朱光杰、沈月根、黄元成等证券公司的老总大咖,见面,交流的机会也较多,但交流的基本上是一些生活和过去的往事,至于股市尽量回避,因为,既然离开,那就选择彻底告别,安心自在。

–END

原创文章,作者:依云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911idc.com/154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