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金融财经

科创板又迎巨无霸(科创板迎来巨无霸)

在国内外市场并购,是先正达规模快速壮大的主要因素之一

科创板又迎巨无霸

文丨《财经》记者 张建锋

编辑丨陆玲

6月30日,先正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先正达”)科创板IPO申请,获得上交所受理。继2010年7月农业银行(601288.SH)上市后,先正达高达650亿元的首发拟募资金额,创近10年A股公司IPO拟募资金额新高,备受市场关注。

在行业划分中,先正达称,公司所从事的植物保护业务属于生物医药领域中的“高端化学药”范畴,种子业务属于生物医药领域中的“生物制品”范畴,因此公司属于生物医药领域。

Wind数据显示,2020年生物医药上市公司中,上海医药(601607.SH)以1919.09亿元的营收,位居行业首位,九州通(600998.SH)以1108.59亿元位居次之。同期,先正达1519.6亿元的营收,不仅高于九州通,也是科创板当期收入榜首中国通号(688009.SH)的近4倍。

与大众印象不同的是,2018年至2020年,中国地区的收入在先正达区域收入排名仅位居第三位、四位。“欧洲、非洲及中东地区”2018年凭借356.28亿元,位居公司当期区域收入首位。2019年至2020年,拉丁美洲凭借359.87亿元、371.93亿元,取代“欧洲、非洲及中东地区”,成为公司最主要收入来源。

丰富的产品组合及遍及100多个国家的经营网络,让先正达占据2020年植物保护业务全球排名第一、种子业务全球排名第三的江湖地位,具有和拜尔等世界性企业正面较量的“底气”。

成立于2019年的先正达,除内生增长,在国内外市场上的并购,也是其规模快速壮大的主要因素之一。

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洪涛告诉《财经》记者,多数行业都面临同质化竞争的问题,市场集中度持续提升是一个行业成熟的标志之一,通过并购优质资产,来提升公司的竞争力,是头部企业的重要战略之一。

《财经》记者多次拨打先正达电话,均无人接听。

营收超1500亿

作为全球农业投入品和服务领域的领导者,先正达2018年至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396.95亿元、1445.66亿元、1519.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8.04亿元、47.3亿元、79.9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0.48亿元、-22.06亿元、44.24亿元。

其中,2020年先正达营收金额,比当期科创板排名首位中国通号的401.24亿元,高出1118.36亿元。在A股公司中,同期先正达收入规模,仅次于排名第58位恒力石化(600346.SH)的1523.73亿元,公司净利润仅次于排名第82位建发股份(600153.SH)的81.82亿元。

先正达于2019年注册于上海,主要由瑞士先正达、安道麦及中化集团农业业务组成,主营业务涵盖植物保护、种子、作物营养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并从事现代农业服务。

从产品类型来看,报告期内,植物保护业务凭借超65%的收入占比,成为先正达的收入主力,且收入金额在逐年增加。公司该业务涵盖除草剂、杀虫剂等所有含有成分的产品种类,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

2018年至2020年,公司种子业务收入较为稳定,作物营养业务收入金额及占比略有下滑,现代农业服务收入从8.76亿元增至49.48亿元,收入占比从0.63%升至3.26%。

2021年一季度,先正达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8%至428.3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72.23%至37.68亿元。

同期,拜耳、富美实营业收入同比均有下滑,巴斯夫、科迪华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1%、6%,但较先正达近11%的同比增幅,仍有一定差距。

先正达解释称,植保业务和种子业务的创新,推动了公司业绩增长。一季度,公司现代农业服务主营业务收入是上年同期的近4倍,达18.11亿元。

根据AgbioInvestor 统计数据(使用各公司制剂业务收入为统一口径来计算市场份额),2020年先正达在全球植物保护产品行业市场占有率为24%,排名第一,拜耳、巴斯夫、科迪华紧随其后,市占率分别为20%、12%、11%。

同期,据中国农药工业协会和灼识咨询统计数据,在中国植物保护产品行业市场占有率方面,先正达11%的数据,高于其后山东潍坊润丰化工等四家公司的总和。

种子行业,2020年先正达全球7%的市场占有率位居第三,但距离前两名拜耳、科迪华分别为20%、17%的市占率,尚有较大差距。

在洪涛看来,在竞争对手多已上市的情况下,先正达选择登陆科创板,亦可借助资本市场发展自身主业,对于公司来说,是一个发展机遇。

拟持续并购

根据先正达《招股书》,公司IPO拟募资650亿元,这一数据高于科创板高中芯国际(688981.SH)首发523亿元募资金额,位居科创板首位。

在A股上市公司中,先正达这一首发拟募资数据,排在农业银行(601288.SH)、中国石油(601857.SH)、中国神华(601088.SH)之后,位居第四位,也创下2010年7月农业银行(601288.SH)上市以后,近10年来A股公司IPO拟募资金额新高。

根据资金用途,先正达首发募资中,130亿元拟用于尖端农业科技研发的费用和储备,208亿元用于包括扬农化工、瓦拉格罗在内的全球并购项目,195亿元用于偿还长期债务,其余资金用于生产资产的扩展、升级和维护以及其他资本支出,及扩展现代农业技术服务平台(MAP)。

近年来,全球范围内大型的种子和植物保护产品公司经历了一系列的并购浪潮,如拜耳收购孟山都、杜邦和陶氏化学合并植保业务和种子业务形成科迪华等。

先正达解释称,如公司不能继续通过并购或合作的方式持续扩大其拥有的资源,提升竞争力,其在行业中的竞争地位可能受到不利影响。

实际上,在先正达的发展历程中,并购工作扮演着重要角色。

在植物保护与种子业务领域,先正达收购瓦拉格罗和尼德拉种子,强化在快速增长的生物制剂市场和拉美种子市场的地位。通过在美国和欧洲的多项收购,优化蔬菜和花卉种子的产品组合与业务范围。在中国,公司取得了对荃银高科的控制权,加强在中国水稻种子市场的竞争地位。

先正达此次募资资金用于收购扬农化工(600486.SH),是为解决同业竞争问题。目前,公司正向扬农集团收购扬农化工的控股权,并将其持有的扬农集团股权转让于中化国际。本次交易完成后,扬农化工并入先正达体内,相关同业竞争将情况消除。

资料显示,扬农化工产品涵盖杀虫剂、除草剂和杀菌剂等农药品类。2020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分别为98.31亿元、12.1亿元,占同期先正达营收、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6.47%、15.13%。

在市场人士看来,如上述收购完成,将对先正达净利润提升有较大帮助。

公司募资收购的另一个项目–瓦拉格罗,始于2020年。当期,先正达旗下间接子公司先正达植保(瑞士),收购全球排名第一的生物刺激素公司瓦拉格罗全部股权。该项交易于当年10月6日交割,先正达植保(瑞士)已支付交割时应支付的价款(包括第一期基础价款3亿美元,及收购价款计算要素的预测费用),并于2021年1月4日支付第二期基础收购价款2.96亿美元。

如瓦拉格罗分别在2020年至2022年中毛利润达到约定标准,则先正达植保(瑞士)应按照约定的价格计算方式向卖方支付额外不超过2.2亿美元的收购对价。

先正达拟使用本次IPO部分募集资金,置换第二期基础收购价款2.96 亿美元。公司计划,在欧盟进一步推广害虫综合治理方案,并将瓦拉格罗先进的生物技术作为重要的一环实现快速增长。

一位上市公司高管曾向《财经》记者表示,并购是公司规模快速壮大的重要渠道,但收购后对标的公司的资源整合,也是一门很大的学问,包括对标的公司管理层授权、资源协调等,都需要收购方仔细筹划。

值得注意的是,先正达此次募资中,有195亿元用于偿还长期债务。

根据先正达合并资产负债表,2020年公司非流动负债合计964.68亿元,其中,长期借款、应付债券金额分别为96.17亿元、534.72亿元。同期,公司利息费用为40.06亿元。

“公司上述募资投入使用后,从利润角度,会随着利息的减少增加净利润。”投行人士侯大玮告诉《财经》记者,随着公司上市,公司的股份也在增加,所以每股收益是否增长,还需测算,毕竟每股收益是市盈率的计算基础。

原创文章,作者:依云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911idc.com/120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